小火星美女软件app

冰山赌船内,当企鹅人说出这句缄默时刻时,蝙蝠侠也由衷感觉到不对劲了。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企鹅人虽然说阴险狡猾,但也是建立在有着巨大优势的时候阴险狡猾,其他时间点,企鹅人更像是一个商人,一个可以跟自己做生意的商人,因为他清楚,自己一直找他麻烦,损失的只有企鹅人自己。

但现在,企鹅人就这么坐在那里,完无视自己的威胁,嚣张的样子让自己想在他肚皮上来一拳,这样的表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缄默时刻?你遇见了某人,他给了你什么条件,企鹅。”

“我无法拒绝的条件,蝙蝠侠,而他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你死!”

说着,企鹅人也将面前的桌子掀开,放在桌子底下的机关伞取出,就直接对准蝙蝠侠就开枪。特制的机关伞将子弹射出,对准蝙蝠侠,只是以蝙蝠侠的身手,在企鹅人做出这些攻击动作的时候,就早已将其预知到。身形一闪,借助办公桌那巨大的体积,消失在企鹅人视野中。

赌船内响起的枪声,也让在外面负责守卫的小弟冲了进来,每个人都是副武装。隐藏在暗处的蝙蝠侠看着企鹅人这一配套阵容,也明白自己这次出行,从出发的路线到锁定的目标,都在那位小丑背后的神秘人掌握下,正因为如此,此时他更需要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了。

在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这些人之后,蝙蝠侠也明白是时候展现自己作为黑暗骑士的作风了,对着腰间这条万能腰带轻轻一按,连接在这个万能腰带上,布置在冰山赌船上面的小机关也在这一刻启动。黑暗顿时笼罩在冰山赌船上面,让一切变得不可见起来,黑暗,成了企鹅人还有他一干小弟最害怕的环境,却成了蝙蝠侠的保护色。

另一边,在邂逅了蝙蝠侠之后,柯文并没有中断对这位托马斯·埃利奥特的追踪。借助夜色,柯文再次出现在韦恩庄园附近,紧跟在这位貌似什么都不知道的托马斯·埃利奥特医生的车子后面,准确监控他今晚在韦恩庄园的所作所为,只是还没等柯文踏入韦恩庄园的花园,一阵恶风从夜空中吹来。

没有任何防备的,柯文就这么被这股恶风包裹着,从追踪的路线上偏移,出现在了哥谭郊外的荒地上。

从空中落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不速之客,柯文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异类···疾风?!”

是的,此时站在柯文面前的,正是使用了异类骑士w一半力量的异类单体疾风,而他的出现,也让柯文第一个猜测不攻自破。托马斯·埃利奥特,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是异类骑士w的另一半,作为骑士的他,不可能认错此时站在自己面前这位异类单体疾风身上的力量波动,那是与自己一样的力量波动,但这怎么可能呢,如果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异类单体疾风不是托马斯·埃利奥特,那他又会是谁?!

童话里的小姑娘

“我跟你说过的,别来打扰我的游戏,听不懂?”

站在柯文面前,无尽的风刀在异类疾风身边肆虐,不断切割着草皮,树枝,但比起此时柯文的心理冲击,这样的阵容也就无所谓了。无尽的风刀将周围的视野混淆,柯文站在那里,看着这位异类疾风,将心中的震惊压下,第一时间召唤出了w双人驱动器别在腰间。

“如果你不是托马斯·埃利奥特,那么,你是谁,托马斯·埃利奥特,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回答我!”

“呵,那么想知道答案,打败我,不就都知道了吗。哦,我忘了,你这个,好像是两人一体才能发挥出真正的战力吧,你的搭档呢?”

“不需要这个,我也能击败你,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你以为我只有这一份力量,变身!”

带着一股被戏耍的愤怒,柯文也放弃了使用w双人驱动器,在怒吼中,身上的铠甲也冒出了赤红色的光子血液覆盖身,直接变身成异类faiz形态,面对这位异类单体疾风,也展开了攻击。

韦恩庄园内,驱车赶到这里的托马斯·埃利奥特也由老管家阿尔弗雷德接待,来到了昏迷的杰森和提姆所在的房间。为这两位自己做过手术的病患进行复诊,检查,而在外面,异类单体疾风也在与柯文的异类faiz形态战斗着。由异类单体疾风释放出来的狂风在周围肆虐,刮起的狂风卷动了天空的云层,将那轮弯月遮住。

偌大的哥谭市郊,只剩下韦恩庄园是唯一亮着的光源,而在韦恩庄园内,老管家阿尔弗雷德也在那与这位过来帮自己两个重要家人复诊的托马斯·埃利奥特表示感谢。

“你精湛的医术还有品德让我佩服,埃利奥特医生。”

“我只是在我的职责罢了,另外,布鲁斯去哪了,这个时间点还在外面乱跑,真就是不把我的话听进去了是吧。”

“你是韦恩老爷的朋友,韦恩老爷对于朋友的话一向都能记住,但总有些事得由他亲自接手的,你也应该清楚。”

“说是这么说,但也得看情况吧,现在外面这天气,他回不回得来都是个问题了。”

听到埃利奥特这么一说,阿尔弗雷德也看着窗外那呼啸的大风,眉头皱起。他不记得在今早的天气预报里有看到夜间大风的新闻,但对于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成天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阿尔弗雷德也习惯了,接过埃利奥特的话头,也在那说道。

“是啊,这么大的风,韦恩老爷今晚有得忙了。”

就在阿尔弗雷德和埃利奥特望着一片漆黑的窗外对那位执行哥谭夜间日常任务的老爷朋友感到担心时,都精准踩入陷阱的柯文与蝙蝠侠都陷入了苦战。

冰山赌船上,凭借着黑暗的环境,还有自己那过人的身手,蝙蝠侠轻松将企鹅人雇佣的超人类还有副武装的小弟打倒。至于刚才还对着自己嚣张的企鹅人,现在也被蝙蝠侠扒的只剩一条裤衩,倒吊在冰山赌船的冰窖中,将企鹅人丢进装满冰块的浴池内,放置了一会后,这才将其重新提了起来。

“他是谁,小丑在哪里!回答我!”

将冻的浑身发紫的企鹅人提起,蝙蝠侠也靠近他脸庞在那怒吼道。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化作冷气,吹拂在企鹅人身上,让其不由哇哇大叫,虽然有个企鹅人的外号,外带还是一个0斤往上的大胖子,但也不代表着企鹅人能够如同企鹅一样在冰天雪地里行动自如,蝙蝠侠也没跟蝙蝠一样会飞不是。

“该死的,我不知道!他自称为缄默,但你找不到他,只有他来找你,我发誓!”

感受着皮肤上传来的寒冷,企鹅人的骨气再次屈服在蝙蝠侠的恐惧之下,对着蝙蝠侠说出了自己这一天得知的一切信息,只求这位大爷行行好,让他赶紧穿件衣服,不然自己真得要变成企鹅了。

“怎么让他来找你!”

“他妈的,我要知道我刚才不会说吗!我就是不知道啊,该死的蝙蝠侠!你妈的,为什么!”

被蝙蝠侠再次逼问,无法做出回答的企鹅人只能在那破口大骂,精气十足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被放进冰块里面冻过的。就在蝙蝠侠准备继续询问时,就听到耳边传来扳机扣动的声音,在这一瞬间,蝙蝠侠下意识做出了闪避动作,枪声响起,但这发子弹并没有朝蝙蝠侠所在的方向射击,而是直接命中了那根绑着企鹅人脚踝的绳索。

一根仅仅只有三毫米的绳索,细致到不注意看都看不见的绳索就这么被打断了。绑着的企鹅人从半空中跌落,直接摔进冰块,好在,他自由了,而蝙蝠侠循着弹道看向子弹射来的方向,在赌船的舷窗外,一身褐色风衣,用绷带将自己缠满的神秘人就这么站在那里,手中还拿着狙击枪。

“缄默!”

在看到这个神秘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瞬间,蝙蝠侠也了然这个袭击自己的家伙是谁了,一声低语,就朝着舷窗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数百米的距离,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到了,从破裂的舷窗落下,却发现缄默的踪迹早已不见,抬头,则是看到缄默在港口上,双手插兜看着自己,那双眼神透露出的意思只有一个太慢了,蝙蝠侠。

这无声的嘲讽让蝙蝠侠第一时间从冰山赌船冲了出去,他要抓住这个放出小丑的混蛋,他要为死去的戈登找回公道,而这一次,缄默就看着蝙蝠侠从冰山赌船出来,这才闪身,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大楼中间,却留下足够让蝙蝠侠跟上的线索,不断引诱着他。

哥谭市郊,狂风大作,柯文化身为异类faiz形态与这位异类单体疾风互相对抗着,虽说在纳新诺市的时候,柯文依靠唯心,骑士之心两个buff,以异类骑士faiz基础形态加上换位击败了窃取了自己faiz之力完体的假面骑士faiz威廉,也让自己夺回了部分力量。但这样的buff也算得上是有好有坏吧,至少现在,因为w必须两人一体才能发挥出力量的缘故,柯文无法变身成w。

只能用异类faiz的力量来与异类单体疾风对打,倒不是他不想使用单人驱动器,而是他做不到,单体驱动器无法与自己的记忆体互相呼应,不用想也知道是曼哈顿博士搞的鬼。这种多元宇宙水平的大佬就是这么无解,在这种大佬面前,所谓的穿越者先知优势基本没有。

假面骑士而已,这个宇宙没有我不会其他宇宙追番吗,多大点事儿~

而使用异类faiz的力量,面对一个需要用w之力才能打败的异类单体疾风,完就是牛头不对马嘴,柯文能够对这位异类单体疾风造成各种伤害,但却连击杀都做不到。这就是曼哈顿博士给柯文定下的规则,也是曼哈顿博士认为柯文无法赢过自己的原因,不断的发起攻击,不需要多大的阵势。

极致的速度加上极致的力量,面对一个异类单体疾风,柯文呈现出来压倒性的优势。轻松一拳就可以将其胸口击穿,可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这种伤害,异类单体疾风可以无视,并向柯文甩出了几道风刀,轻松将其击退,这样无力的攻击,也让柯文开始有了火气。

“你到底是谁!缄默到底是不是托马斯·埃利奥特!”

原本不应该阵脚大乱的柯文,随着异类单体疾风和托马斯·埃利奥特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后,就开始慌了。他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的优势在于,他了解大部分dc反派诞生起的起源,真实身份,而他只需要利用好这些线索,在适当的时候,交给适当的人,那么他就能把握住赢面。

尽管他知道,剧情什么的早就暴走了,但就像世界线收束那样,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正如蝙蝠侠永远是布鲁斯·韦恩,开局必先死爸妈,超人必须是克拉克·肯特,开局必须炸老家那样,托马斯·埃利奥特就一定会是缄默。而他一路跟踪着托马斯·埃利奥特,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每一个身体指标。

完无误,就是自己知道的那个托马斯·埃利奥特,没有被调包。可现在,异类单体疾风出来了,他与托马斯·埃利奥特是分开的,那么,他还会是缄默吗?柯文现在无法保证这个准确度了,他开始有些慌了,当一切走向未知的时候,即使柯文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无法稳定住自己的心神,因为他无法知道接下来,异类单体疾风与缄默联手会做什么局。

这个局有多大,笼罩了多少人,自己能不能破局,蝙蝠侠会不会崩溃,这一切,也都让柯文有了害怕的念头。当这个念头从柯文脑海中升起的瞬间,原本还能稳压异类单体疾风的他,攻势也变弱了,而这一切,也都在异类单体疾风的计划中!

dcjiadeqish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