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logo小草

‘呵呵…’,秦思宇瞪着眼睛,嘴里呵呵着发不出任何话语,双手撑地才向这边来了两下,胳膊受不住力整个身体就趴在了地上,急切的只能像蛆一样,一拱一拱的向任忆曦这边蹭来。

‘曦曦…曦曦…’,秦思宇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因为用力四肢上的伤口又一次崩开,鲜血染红了身后。

‘咳咳…’,任忆曦咳嗽了一声,又喷出一口血沫,其中夹杂着一些组织块,看着秦思宇四肢上的血口,勉力将他翻了个身,就趴在了他的胸口。

‘我一直都想就这样趴在你胸口,可总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以前你是属于别人的,现在好不容易你属于我了,我却没有这个福气’,任忆曦断断续续的说着这些话,另一边将刚才悄悄摸出来的匕首一点点的蹭到了刘胜身边。

‘不要,不要离开我,救命啊…救命啊…’,秦思宇摇着头竭力大喊,可他发出的声音也只是哼哼。

‘思宇哥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做了你的女朋友,你又为了我在这里停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我不能成为你真正的妻子,可我相信你永远也忘不了我,对吗’,任忆曦声音越来越小,近乎相当于是呓语了。

‘回家吧思宇哥,我已经牵连你太久了…,本想跟你一起去那边,可惜我看不见叔叔阿姨了’

‘思宇哥我眼睛看不见了……,可我还能听到你的心跳声……,你在想什么呢……,心跳的怎么这样快’

‘你……是不是……在想,我要……怎么当……你的新娘……啊’,任忆曦的右手一点点的向着秦思宇的左手摸去,直至两只手交汇在一起。同时左手也在不断拿刀子蹭着刘胜,她想让刘胜起来守护重伤的秦思宇。

吴琦的那一枪是故意打穿她的肺部而不是心脏的,他就是要任忆曦与秦思宇有个惜别,要让秦思宇保留下这个深刻的回忆,他痛苦他要让秦思宇更痛苦。

‘不要……不要……’,秦思宇眼睛一片通红,勉强用右手搂着怀中那已经渐渐没了生息的人儿。

‘啊……哦’,秦思宇发出一声哀嚎,内心深处彻底放弃了挣扎,然后口中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坐起身头缓缓转了一下,在这期间他的瞳孔再一次经历之前在研究所的变化由红变黄,再变灰,最后就是深邃无边的黑,犹如深渊的黑暗一样。

水嫩白皙北京少女高清美臂私房写真

‘从此在我的眼中,我的世界一片黑暗’,秦思宇竭力站了起来低头在任忆曦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嘴上吻了一下,一把就抓住旁边刘胜的脖子,将他再次掐入深度昏迷,做完这一切秦思宇彻底的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吼……’,一声足以穿金裂石的吼声从研究所7楼发出,声音中蕴含的能量竟将这一栋楼所有的玻璃都震碎了,方圆几十米内一只只听见这边打斗动静的变异鼠,本在急匆匆的向着这边而来,听见这个声音,就像是见了天敌猫了一样,尖叫着就向来路赶去,没跑几步全爆碎成了一团血雾。

吴琦脑袋先是一痛,及再看见四周爆碎的变异鼠,眼角一缩,汗毛倒竖。舍下候元就一溜烟的跑掉了,其它几人恢复过来先是一愣,接着面色大变也撇下对手追着向北而去。

‘趴下,不许说一个字’,侯元早在听到那个尖啸的声音时,心里就一颤,匆忙间喊了两嗓子就赶紧趴在了地上。

身旁其他几个一起在研究所见过秦思宇变化的人都脸色大变,忍着不适一个个的趴在地上装死,同时一个劲的向那两个二级进化者使眼色。

‘你们干什么啊,我们俩去追人,你们进去保护好任小姐’为首的那个挂着尉官衔的战士揉了揉自己发蒙的头说道。

‘趴下’刘欢向着两个人小声喊道,斜上方秦思宇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楼层边上。

‘你说什么’另一个战士莫名其妙

‘完了’刘欢侯元同时在心里说了一句,接着就赶紧屏住了呼吸。

‘你们搞什么…’战士本想说侯元刘欢他们搞什么鬼,可看着他们盯着自己两人身后讳莫如深的样子,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

‘咚’一声秦思宇的身体从天而落,站在了战士身前。

‘鬼啊’战士目瞪口呆说出刚才没说完的两个字,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两个字,下一刻心脏就被秦思宇掏了出来。

‘你是人还是丧尸’,另一个尉官听见动静转过来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举起了战刀。

‘吼’,感觉到敌意,秦思宇将咬了一口的心脏直接砸了出去,原地一个弹跳就撞进了尉官的怀里,手一伸一缩又一颗心脏到手。

‘你…你是丧尸王’,尉官边吐血边手指着秦思宇说道,接着就被嫌他聒噪的秦思宇一巴掌打掉了脑袋。

吃完手上的心脏,秦思宇在原地又停留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才曲腿再向着前面追去。显然现在的秦思宇潜意识还是要追杀那几个人。

‘出事了,你悄悄追上去看看,我上楼去看看’侯元等秦思宇一走,跳起来火急火燎扔给刘欢一句话,自己就当先向着研究所大楼跑去,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等他转到前面,大楼前的地面上已经是片片血泥,候元忍住呕吐的欲望,捂着口鼻就一步步的向着楼上追去,直至来到七楼,看着躺在地上的任忆曦与刘胜,再看着另一边一片白色的人形痕迹,候元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没站稳就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候元难掩悲痛,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

‘天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方瑜也追了上来,她的表现跟候元一样,也是难以接受这一幕。不明白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三个人,怎莫现在成了这一副景象,尤其是任忆曦,这对她的家人该是怎样的一种打击。

不管这两人是怎样的悲伤,也不论后面上来的齐雪以及罗心怡是如何的歇斯底里,秦思宇此时没有其他的感觉,他只有内心深处无穷的暴戾,只有对吴琦四人必杀的决心,且他马上就要追上最后一个人了。

‘不可能,他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还被卸掉了四肢的关节,怎么可能这么块的恢复’,排在最后的那个二级进化者实力最弱,因此看着快速追来的秦思宇不敢置信,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鬼。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可在看到秦思宇终于追到身后时,男人还是停了下来,心道:‘不管你是怎么恢复的,那怕你走了狗屎运临时突破,那也只不过是一级巅峰而已,差我你还远着呢’。

等秦思宇彻底来到身前,男人手臂胀大一圈,大喊一声一拳就朝秦思宇当头砸下,听见动静前面几人还转回头来看了一眼。

唯独吴琦,没有一丝反应,闷头继续向着北边跑去,就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索命一样。

对着当头砸来得一拳秦思宇连一丁点表情都欠奉,扬起自己那与对方不成比例的胳膊,直直就迎了过去,就在对面男子大笑声中,双方拳头撞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没有预料中的秦思宇倒飞而回,而是那二级进化者的臂骨瞬间断裂,骨茬直接戳破肩膀的肌肉露了出来,苍白中带着血红,异样可怖。

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还没等男人发出惨叫声,就又感觉自己心口一疼,体内传来一股空虚感,然后就看见秦思宇拿着一个东西塞入嘴中,奔跑着跨过自己身边。

‘那好像是我的心’,男人低头说了一句话,就仰身倒在了尘埃中。

‘妈的,他到底还是人不’,另外一个二级进化者吓得够呛,转回头就开始全力奔跑,却发现吴琦的身影早就到了前边最暗处,而铁哥这个半废也跑在了他的前面,不禁大怒道:‘妈的,铁男你他妈阴我’。

‘呼呼……’听着身边响起的呼气声,男子想着刚才那一幕吓得差点腿一软倒下,直接转了个方向开始更卖力的奔跑,且直接是向着自己等人来时,无意间感知到的那个鼠巢而去,计划祸水转移一下。

可他本来速度就慢,不是速度方向的进化者,这一转向纯粹是脑抽的行为,因为他们是跑的,而秦思宇是跳跃着前进,速度比他们快多了。

‘我不甘心’男子奔跑中只感觉自己心口一痛,只来的急喊出一句话整个人就向前跌去,竭力反转过来的头颅也只是看见了一个远去的身影。

‘这到底是惹出了个什么怪物’

没有人能回答男子的疑问了,吴琦不会铁哥也不会,他们俩逃命都嫌自己速度慢呢,尤其是铁哥只恨爹妈给他少生了两条腿,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是速度方向的进化者,但更恨的却是自己为什么要帮吴琦这个忙。

跑在最前面的吴琦突然听见前面有大量人声枪响传来,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尖锐的变异鼠叫声,看了一眼身后已经又追近了一段距离的秦思宇,狂笑着就向那边拐去

‘你找死啊,疯子’铁哥虽然嘴上骂了一句,可身体还是乖乖的跟了过去

前方空地上,在汽车爆炸燃烧后的残骸的火焰光辉下,数不清的变异鼠拥着几百只小型犬大小的大老鼠,正疯狂的向着一伙幸存者们组建的临时防线抵死冲锋着,后方还有大量的大型鼠拥着一只更大的变异鼠,一只小牛犊子大小的变异鼠赶来。

‘挡不住了,这边变异鼠太多了,我没子弹了’有幸存者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抡起枪托就开始砸涌上来的老鼠。

‘我也一样,妈的这样死太惨了’在他旁边也有人子弹用完了,可这位仁兄运气就不行,他是半跪着射击的,所以打完子弹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一只跳过来的大老鼠,一板牙在脸上咬出个大血洞。

‘啊,妈的混蛋’这人用力将老鼠扯了下来,重重掼在地上,可脸上一大块肉已经消失。

‘起来赶紧防御,起来’身边的战友话没说完,更多的老鼠通过他这个空档涌了进来。

‘后退,这边挡不住了,后退’眼见老鼠涌进来的越来越多,几个还没倒下的男人赶紧后退到最后一道防御圈,拿出手雷在头上磕了一下,就扔进了自己等人之前战斗的地方,连同惨叫的战友与那些大老鼠,一同炸上了天。

‘大哥,我受不了了,我先走了’一个速度进化者受不了这份恐惧,他无法直视那些被啃成骨架的的队友,站起来就越出了防御圈。

‘回来,你会死的’队长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虽然他自己也是怕的不行,可还是嘶喊着想让队友回来,因为出去就意味着死的更快。果然男子跳出去后,一只只老鼠在他经过时兴奋的跳起来挂在了他的身上,越来越多他越跑越慢,直至被老鼠将整个人都淹没,发出临死前绝望的哀嚎。

吴琦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些变异鼠,可他没有一丝的惧怕,相反还有点小兴奋。看着直直追来的铁哥与秦思宇,竖起手向着秦思宇晃了晃,转身就向鼠海冲去,只是在到达边缘时,身上涌起了那层绯色的火焰。

吴琦整个人就像是个火炬一样,一个个向他冲来的老鼠,都尖叫着倒下了,身上也燃起了相同的火焰,只不过这火焰带给它们的只有痛苦。

变异鼠虽然疯狂,可看着大量同伴痛苦并尖叫着在火焰中死去,还是退缩开了,吴琦就像是一柄剪刀一样,将整个鼠海分割开来。

后面铁哥看着这一大片老鼠头皮发麻,他可没有吴琦这种逆天的火焰技能,也不敢沿着吴琦趟过的路线继续前进,只能趁着这群老鼠害怕的情绪还在,沿着火线边缘向前卖力跑去。

或许是没感觉到他带来的威胁,也或许是他的小心谨慎太过了头,总之一只小变异鼠在铁哥跑过它时,试探性的又咬出了一口。

喜欢黑暗觉醒时代请大家收藏:()黑暗觉醒时代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