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气质报告丨荔枝app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心灵支配系,是很难学的一系魔法,它不同于元素魔法师,有元素帮助,形成力量,得完依靠自身的能力驱使精神力。以心灵为主系的魔法师,很少有再精通于其他魔法的。

心灵魔法不能形成像元素魔法那样的直接伤害,却比元素魔法有时候来得更为可怕。它是借助于精神能量,对于受法者的精神与思维进行心灵暗示,这种暗示力量的大小与魔力无直接关系,只限于施法者的精神力量。

此刻‘哈勒特’的心灵支配魔法‘深渊?恐惧凝视’正如一双自来幽冥的恐惧之眼,注视着阵法下,每一个人心灵深处最脆弱的一面。这种脆弱的一面,就算再坚强的人也会有,只是那受术者的精神力能不能强过施法者的精神力,而不受干扰,又或者他们能用自己的意志战胜这份恐惧。

布鲁克很显然是后者。他必竟还是受到了恐惧的干扰,虽然没有因为这份恐惧而倒下去,但这份惧意仍然在他心里徘徊。眼着那十几个人挥着他们的武器,将他的族人兄弟们一个个都杀了,自己竟然被吓得丝毫也不敢动弹。手里紧握着的海蛇之矛在不住的颤抖,可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这份勇士冲上去与他们一战。

恐惧让人无助,让人哭泣,让人哀求,到满地跪着的,趴着的,哭着的,闹着的那些人,那十几个刽子手却笑得份外开心:“分座大人,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杀人了,感觉真过瘾啊。他们一定在享受绝望吧?”

“不。”‘哈勒特’道:“绝望并不能带来恐惧,真正的恐惧来正深渊底那不见的未知。”

一个下属道:“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都是待宰的鱼肉了,就算还有着一份坚强,不臣服下去,也只有站着干的份了。”

那些杀人的下属也在阵法下,却并没有受到影响,显然这‘深渊?恐惧凝视’的魔法是在有选择的进行攻击!

布鲁克内心中拼命的挣扎,眼着他们杀自己的族人自己竟然畏惧得不能动了:“妈……的,妈的,布鲁克怕什么?怕什么!拿起的武器,拿起的武器呀!”他的手抖得越发激烈,整个身子都跟着抖动起来。

有几个心灵坚强的还能动弹,拼命的与那些人战斗起来,但终究还是心里在害怕,敌不过对方,被杀了。

“哟,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杀了怪可惜的。”一个下属坏笑起来。

纯纯姑娘的私房照

这个丹鹿尔族的女人跪伏在地上,低着头不住的流泪,她骇得整个人怔住了。

‘哈勒特’喝道:“别弄这些事了,快杀了他们,把这事了结。”

布鲁克惊骇的盯着那个,心里想喊住手,可喉头的话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那个下属一咬牙:“没办法了。”挥起他的大狼牙铁锤一锤将那丹鹿尔族的女人脑袋砸成了西瓜。

“……们……”布鲁克的双眼瞪得通红,眼晴中布满了血丝。

“嗯?还有一个没中招的,我还以为没中招的都死绝了呢。”一个下属怪笑道:“嘿嘿嘿,我就让亲眼,我们是怎么杀死的同伴的。”说着手中蓄起强大的劲势,大刀一斩,将眼前另一个穿着铠甲的人,连人带甲都斩开了。

倾刻之时,一百多人的丹鹿尔族,加上背叛过来的人就已经死了四五十人。

布鲁克心中惊愤不已,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倒下去,救温妮的希望也越来越小,他再也忍不住了,疯狂的大声嘶叫起来:“不能这样了,不能这样了!我们……我们不能就这样倒下,不能就这样死在他们手里!如果我们就这样死了,族长的灵魂在天堂也不会得到安息的!族人们,我们还要救出温妮呢!!啊……啊!!!!”

连声的大叫,把所有的愤怒怨恨都招集起来,努力的让这些情绪在心里燃烧,拼命的驱散心灵中的那份恐惧感!

布鲁克的大叫也把其他人的心灵喝得一震,那份惧意在愤怒的语言中逐渐的削弱了几分。他们也是拼命想战胜这份恐惧的,在巨吼的震慑下,他们也努力的将所有的激情和愤怒填于心头,让那双深渊中的眼睛,到他们心灵中的怒火!

巨吼声中,那个下属们都吓呆了:“不可能,分座大人的心灵支配魔法也会有松动的时候吗?”

‘哈勒特’额上流下了一滴汗:“可……可恶,这些人还真顽强!果然用这么大的魔法技能,精神的力量会被分散削弱啊!”他也努力的集中精神去暗示他们。

布鲁克再次大吼一声,如同一只野兽一样向那些屠戮他们族人的刽子手冲去,身所有的战气聚于海蛇之矛上,化为一道虹芒,直刺向那名拿大锤的家伙:“食焰鬼之矛!”

那个拿大锤的被他暴唳的叫声所吓,慌忙间赶紧招架。只见那道虹光战气直接破开了他的大锤,爆震在他的胸甲上,整个胸甲都凹下去了一大块,他的人也跟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好强的招式!”‘哈勒特’心中暗惊,扩散的魔力再次加强,可那些精神力幻变的恐惧无法再攻入他们的心灵:“……见鬼!”

那个拿狼牙大锤的家伙喷了几口血,从地下跳起来:“**的,真他妈厉害,我跟拼了。”召唤之光一出,一头不知名的庞大怪兽扑了出来,直向布鲁克冲去。

布鲁克由极惧转为极怒,心中恨意更深,早已经杀红了眼,也召唤出自己的魔兽与之对攻上去。

其余丹鹿尔族人和对方也都纷纷召出守护,这场战斗再次由屠杀转变过来。

场中,所有的人都杀红了眼,不止是丹鹿尔族人,对方也是。他们不分彼此,都是经过多年的战斗才有了今天的本事,那飞散在空中的血雾就像疯狂的催化剂一样,让他们一个个见血性起,杀得昏天黑地。刀光过,血泪洒,这当真是一场生死之战,各人几乎都已经忘了是为什么而战斗。

‘哈勒特’收住了魔力,天空上的那一轮魔法阵也很快的消失了,他长叹了一声:“这一招技能的缺陷果然太多太大,一不小心就能摆脱。人最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种情绪。不过……”‘哈勒特’又泛出了笑容:“做为一个心灵系的魔法师,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们摆脱了情绪的困扰,但能逃得了这个吗?”

丹鹿尔族人必竟还是占着人数上的优势,仅管那些‘tihb’的死士都很顽强,但终究还是落了下风,只能慢慢的聚在一起缩小了防守圈,死命的抵抗。

就在布鲁克他们就要将对方歼灭之时,他们的族人一个个相继怔住了。布鲁克一愣,还在想怎么回事,心脏中也猛然一震,眼神渐渐变得涣散开来。

‘哈勒特’独站在高楼之上,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让们尝尝我的秘术,再临深渊的痛苦吧,哈哈哈哈哈……”